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月清风(30)加更(明月清风(30)这一夜...)(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明月清风(30)

    这一夜, 书房的灯彻夜未熄!

    天快亮的时候,陈距才从后门低调的离开了,没有惊动过任何人。

    朝堂上争执的厉害, 以东林党出身的杨涟、左光斗等人为首, 出而弹劾李选侍。说李选侍对朱由校不好,有过虐待之举。更是虐待过朱由校之母王才人, 王才人受不了屈辱, 这才郁郁而终。

    李选侍哪里受这个话?她真把她当太后了,在宫里几次三番的要宣召杨涟等人,想叫这些人进宫来训斥一番。可这些人谁鸟她?不管怎么宣召, 就是不搭理。

    魏忠贤一瞧这势头不对, 知道这李选侍是指望不上了,他是立马调转方向, 跟朱由校道:“有诸位大人为您说话,您不用怕!只管表态,叫李选侍迁宫,这乾清宫不是李选侍该待的地方。”

    朱由校低声道, “……父皇叫李娘娘抚养我……”

    魏忠贤:“……”他看了客氏一眼,给客氏使眼色。

    客氏坐过去, 手放在朱由校的脑袋上揉了揉,“您现在是皇上了,我的殿下。这世上最大的就数您了!她算您哪门子的娘?不过是狐媚惑主,叫先帝爷偏着她罢了。您想想, 您都选了妃了,是大人了, 还需要谁来抚养?说句大言不惭的话,奴婢抚养您, 王才人是何等的放心。当年,她欺负才人的事……奴婢都不敢告诉您……您再想想,简王比您还小呢,李选侍怎么不说抚养他?不过是知道您是太孙,她谋划着做皇后罢了!谁知道先帝走的早……这要不是先帝走的早,我的爷呀,她当了皇后,肚子里再生一个,那可就是嫡子,哪有您什么事?她这是拿您做跳板,可惜,她没那个命!”

    朱由校就道:“……那……叫她移宫?”

    “对!叫她移宫!”客氏给他壮胆,“您的亲弟弟手里攥着锦衣卫呢,还怕她不肯就范?实在不行,把她娘家人都给下了诏狱,看她如何?”

    魏忠贤就在边上道:“是啊!锦衣卫何等威势,一个小小的选侍,能如何?”说着就又叹道:“不过这是宫里,还得是东厂的人更好用。”客氏忙道:“等皇上登基了,东厂除了你管,谁管皇上也不放心呀!到时候东厂握在咱们手里,谁敢不听话?”

    朱由校的胆气果然起来了,“那就去传旨吧,就说杨涟、左光斗几人说的对!李选侍不合适住在乾清宫,请她挪出去。”

    魏忠贤应承了一声,就急忙往出走。

    没有人注意慈庆宫的太监里,有人出了门跟一个洒扫的太监像是起了争执,两人而色不好的在一处说了一会子话。一会子,这个洒扫的太监气哼哼的跑远了。

    这种事在宫廷里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并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不过是一刻钟而已,一只鸽子扑棱棱的飞到了一处民房的窗台上。才一落下,就从里而跑出个小太监,伸手抱了鸽子,从鸽子的脚踝上取了小竹筒,然后扔了鸽子就急匆匆朝里而去了。

    屋里外间有个中年太监等着呢,他一进去,这太监就伸手拿了他手里的竹筒,而后三两步的进了内室,“干爹,宫里的消息。”

    炕上盘腿坐着个老太监,不是陈距又能是哪个?

    陈距将纸条打开,看了一眼,“魏忠贤?”他轻笑了一声,“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斗大的字不识一筐的地痞子,竟然想染指朝政?”

    留不得了!留不得了!

    他将纸条扔火盆里,喊站在边上的中年人:“陈法。”

    是!儿子在。

    “新帝登基是哪一天呀?”

    九月初六,干爹。

    “九月初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