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月清风(27)三更(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明月清风(27)

    万历四十八年春, 这一日,跟其他几日并无不同。

    天不亮,两人就起了。四爷舞剑之后, 射箭去了!这个他是能坚持的!

    林雨桐手持一杆□□, 她几次三番跟四爷说,“学这个吧!这玩意上了战马耍起来, 那就是活脱脱一常山赵子龙。”

    结果人家不, 就去练他的老三样去了。还美其名曰,一招鲜吃遍天。

    他那一招也不鲜呀!

    她腹诽四爷,四爷回头看看把□□耍出横扫千军气势的桐桐, 心里难道就不腹诽?

    呵!你怎知爷就没偷着学?偷着练?可那玩意要是好学, 爷不早会了吗?难道当年爷作为皇子,找不到会耍□□的谙达?

    林雨桐的□□走了一趟, 出了一身汗,回去洗漱了就喊着摆饭,四爷也该回来了。

    他每天比自己多练一会子,虽然没啥卵用。几次想告诉他真相, 但想想还是算了,锻炼还是要鼓励的。

    两人这早饭才塞到肚子里, 王成急匆匆的进来了,“王爷,王妃,宫里来人, 宣王爷王妃速速进宫。”

    “知道什么事吗?”桐桐叫人端漱口水,转脸问了王成。

    王成低声道:“皇后……不好了!”

    啊!

    之前一点消息都没露出来, 这必然不是现在才不好了,只怕是病了有些日子了, 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点都没朝外露。

    她赶紧起身,得换衣服进宫了。另外,“收拾些行礼,送到宫里去,暂时只怕是回不来了。”

    是!

    果然,赶到宫里的时候,见到了皇后。屋里除了荣昌公主的哽咽声,谁都不敢出声。

    王皇后躺着,朝四爷和桐桐看过来,然后笑了一下,朝桐桐伸手。

    林雨桐拉了她的手,一摸脉,明白了,这是回光返照了。

    王皇后拍了拍林雨桐的手:“孩子,你是个好孩子!以后也好好好的!”说着,就看张宫令,“之前叫你收好的,那一匣子的东西是给简王妃的,你莫要忘了。”

    张宫令哽咽着点头,“臣记着呢。”

    王皇后又拉四爷,“好好的……都要好好的……”

    可见这位皇后心里是什么都明白的。

    坐在一边的万历帝替皇后拍着胸口,“不着急……还有什么没有了的心愿……你说,我替你办……”

    王皇后看向惠王和桂王,然后朝亲闺女看了一眼,最后的视线却落在了太子的身上。看了太子半晌,才道:“臣妾跟皇上求个恩典。”

    嗯!你说。“长孙……该大婚了!叫张家的姑娘进宫来吧,我临走之前,想瞧着长孙娶妃……”

    太子哇的一声给哭出来了,“母后——母后——”

    往后没给亲生女儿求恩典,没给养子求恩典,把恩典施给了东宫。

    万历帝攥着皇后的手重重的捏了捏,放在手心里使劲的揉搓。千言万语,却不知道从何说起,两年结篱四十二载,人人都说他甚爱郑贵妃,却无几人知道皇后与他同一宫殿住,几十年来从未远离过。人人都说自己要册立郑贵妃所出之子为太子是因着爱重郑贵妃,甚至当年宫外有流言,说自己冷落皇后十数年,一切都是为了福王。当时自己知道宫外的流言之时,大为震怒。四十二年来,皇后是知他的!那为国本相争的十数年里,委屈的何止自己。皇后难道不委屈?在世人的眼里,被人蜚短流长的皇后成了什么人了?也是那之后,他放弃了!东宫正位,再不提福王之事。

    那十数年里,被人议论讥讽的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