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月清风(22)一更(明月清风(22)炭盆里火...)(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明月清风(22)

    炭盆里火炭燃烧, 偶尔会蹦出一点声响来。安安静静的屋里,这点声响似乎也变的刺耳。

    方从哲似乎才反应过来,他端起茶抿了一口已经凉了的淡茶, 这才开口道:“王爷宅心仁厚, 心系流民,臣甚为感动。赈灾之事, 您放心, 方家一定竭尽全力。从明儿开始,方家就在城外设置粥棚……”

    只提方家,不说其他。四爷将茶盏放在桌上, 然后看了方从哲一眼, “方阁老,我一直觉得, 跟聪明人说话,不用说那么透彻。我是真将方阁老当聪明人,然方阁老却将本王当三尺孩童。你这是非逼得本王将话往明白了说,是吧?”

    方从哲皱眉, 自己一个堂堂阁臣,在这里跟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掰扯, 就已然是无奈了。如今竟是想调度朝廷首辅按照其旨意行事,便是手握锦衣卫,你也没这个资格。

    里面的桐桐慢慢的放下筷子,年龄的弊端就在这里了。哪怕求你的人, 都将你当个孩子来对待,那你指望谁把身家性命挂在你身上, 跟你干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吗?

    外面的四爷站起身来,无奈——小孩坐在大椅子上, 没气势呀!

    他干脆就起身,说方从哲,“方阁老,那咱们今儿就把话往明白的说。当初叶阁老举你入阁,你可知原因?”

    方从哲皱眉,不想搭这个话。

    四爷也不用他答,“他是你的恩师,是你的伯乐,当初举荐你,原本是指望你能调解各党之间的关系,少些相互攻讦,多些相互妥协。你在任职初,也确实有那么几分意思。虽不能把一碗水端平,但你也尽量叫各党之间的争斗保持在一个度之内。你出生在北直隶,长在北直隶,你祖上三代,其实都在北直隶。你只是祖籍浙江,可对?”

    对!

    “叶阁老推荐你,看上你的能力在其次,关键是,他看上你能左能右的身份。北直隶的身份,叫你能游离在各党之外。祖籍浙省的身份,叫你跟浙党之人有回旋的余地。方阁老,你很清楚叶阁老此举的目的,他希望你能与浙党之人周旋,尽量维持朝堂的平衡。可是,人的能力有大小,叶阁老想叫你做的事,你发现你压根就做不到……”

    方从哲攥着杯子的手指节泛白,事差不多就是这个事,只是说的太直白了些。

    四爷转过身看他,“你的仕途到此,都不算是有大的错疏。能力有大小,你的能力不足以叫你胜任那个位子,这不是你的错。可是之后呢?你没有想着办法解决问题,而是在发现浙党势大之后,随之与之同流合污。浙党本就势大,因着你的倒戈偏向,彻底成了排除异己的毒瘤!朝堂境况若此,你方从哲难辞其咎。若论罪,说你为第一罪臣也不为过!”

    方从哲已然是面色铁青,站起身来,浑身都哆嗦,“好好好!好啊!老臣忠心耿耿……”

    “方阁老!”四爷冷笑一声,“本王年幼,朝堂之事涉及几何?这个党那个党,本王如何得知的?方阁老曾做过东宫的师傅,太子是如何性情,如何品行,你难道不知?这样的话是太子能说的出来的吗?若不是太子说出来的,那以我之龄,我又怎说的出?方阁老,今日话出我口,你怒不可遏!可这话若我只是转述,你会怎么想呢?”

    转述?

    转述谁的话?除了皇爷没别人!

    方从哲的脸上阴晴不定,怔愣在了当场。

    四爷站在炭盆的边上,手伸出来不时的烤个火。今儿的天更冷了,地下烧起来尤自不足,还得点着炭盆才能稍微好些。他烤着火,也跟着沉默半晌,这才道:“方阁老,之前如何,暂且不论!我今儿把话给你亮在明处,对你,我只准备了两杯酒,一个敬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