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月清风(11)二合一(明月清风(11)晨曦的光...)(1/5)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明月清风(11)

    晨曦的光洒下来, 红墙黄瓦在这个时节该是最配玉兰花的。

    四爷出门的时候看了一眼墙角的玉兰,按照时节早该开了的玉兰,才打了花苞就被春冻给冻坏了。他抬手摘了花苞拿在手里捻了捻, 不由的叹了一声。重重宫墙之内的花苞都成了这般模样, 也不知道庄稼怎么着了。

    出了小院,隔壁的长孙院很安静, 他没停留, 继续往出走。

    王成站在正殿的甬道上,看着简王离开,这是要去哪呢?宏德殿吗?他急匆匆的先往里面去, 太子才刚刚起身, 一脸的倦态。热帕子敷在脸上,李选侍正在叫人传早膳。

    “坐!”太子将热帕子挪开, 这才看王成,“这么早过来,是有事?怎不见王安?”

    王安身体又不好了,夜里着了凉, 头疼。

    王成今儿来的急,“还是为长孙选妃的事!简王为弟, 已然成家。着实该给长孙选妃了。”

    太子摆摆手,“弟弟成家,兄长不成亲又如何?瑞王弟没成家,桂王和惠王不也先成家了吗?这不是请封太孙的理由。便是去了, 也必是不能过的!”

    王成心里着急,这不试试怎么行呢?他低着头, 起身道:“才瞧见简王往宏德殿去了。”

    太子轻笑一声,“且由他去!”上有长子, 他能怎么着?皇爷还为福王跟朝臣争执了十多年呢?不也是皇爷退了吗?以为得了皇爷的青眼他就能成为太孙?

    幼稚!

    还是太小,太年轻了,压根就不知道,掌着这个权利的不是皇爷,而是大臣!

    自己这个太子,不是皇爷的太子,是大臣们的太子,是立嫡立长这个规矩下的太子。自己惧怕皇爷是真,但这惧怕不是怕被废,而是怕哪天躺下去就起不来,死的不明不白。

    至于被废,皇爷废不了自己的!大明朝廷从上到下,无一人会答应皇爷这个请求。皇爷一开口,撞死在大殿里的大臣得过半!

    所以,在这事上很不必在意!皇爷喜欢学儿,那就由他去吧!等将来,远远的打发到封地去,也就是了!

    早膳摆上来了,王成默默的退出去了。他还得代王安去瞧瞧长孙,瞧瞧长孙在做什么。请长孙出阁念书的折子已经递进去了好些日子了,这要是下来了,就该有大儒教导着念书了。念书这个事,不是小事。朝廷当年为了叫太子出阁念书,那也是跟皇爷争了不短的时间。直到福王桂王惠王都到了念书的年纪了,太子才出来念的书。可惜只念了三两年,皇爷突然中断了太子念书,这一停就是七八年,迄今为止,太子连四书五经都没念全。念了的,也都是囫囵吞枣,而今都已经是三十七岁的人了,也念不了书了。

    但是长孙这个年纪,还是来的及的。

    长孙院的大门还没开启呢,他在外面等着呢。不时隔壁的院子里传来简王妃的声音,他挪了挪,想听听王妃说的是什么。

    王妃像是在跟女官在说话,“……这本是叫人挖来的韭菜根,种在这里的,前两天都冒出芽儿来了,可你瞧,一晚上就给冻了。今年的气候甚是反常,尚仪能否帮我调钦天监的资料来,我想瞧瞧。这自来寒潮来,越是距离村子和城池近的地方,受的影响越小。烟火气能保温!可这皇宫之内,高墙一重重,竟也如此了,那这荒郊野的庄稼地到底如何都不敢想。草木发芽之时,偏遇春寒。这一耽搁,夏粮该如何呢。”

    别人说什么了,王成听不见。只听见简王妃在里面又喊了谁,“……先用草木灰将苗封住,怕扬尘撒些水……若有杂物盖在其上也行……”

    不知道为什么的,王成觉得鼻子好生酸涩。从朝廷到皇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