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月清风(2)一更(明月清风(2)老马拉破车...)(1/5)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明月清风(2)

    老马拉破车, 行在去往京城的官道上。

    马车上铺着羊皮的褥子,盖着羊皮的毯子,那羊毛打结暗沉, 不知道用了多少年了, 这还是从旧的羊皮袄上拆下来的,新的再也置办不起了。

    林雨桐把头脸都藏起来, 可还是冷啊!手绢拿出来, 擦一下冻出来的鼻涕吧!

    哎呀!好埋汰。

    想掀开帘子看看窗外吧,这鬼天有什么可看的?冻死个人了,要不是实在没办法, 谁上外而来。靠在马车车壁上, 把自己缩成一团,然后给自己扎了两针, 叫感觉能稍微好点。这才拔了针,马车逐渐慢了下来,紧跟着是崔伯‘吁——’了一声,马车停了。

    这是怎么了?

    崔伯在外而低声道:“三……三爷, 税官老爷收税呢。”

    林雨桐挑了马车的帘子看过去,可不, 三五个太监坐在火堆边上,有两粗壮的汉子拦在路中间,交钱过路。

    没错,这是宫里排出来的太监税官, 全国各地都有这些人。过路要收税、过河要收税,坐船要收税, 马车过去要收税,带货得收税, 不带货还得收税,家里养只鸡得收税,养匹马还得收税。

    张居正的一条鞭法这改革大部分是好的,进步的,但是,有毛用呀!人死政亡!

    万历皇帝真就是那种死要钱的,穷的一匹。反正一个个的别逼逼,钱是硬道理。大臣上折子说,边关的饷银该给了,批点钱吧,要打仗了,得给将士把之前欠的饷银补发了。人家没搭理!紧跟着大臣又上说,说是惠王桂王这俩皇子,这要大婚的银钱,按说一个皇子该给十四万两白银的,现在咱这不是没钱吗?能不能先给一个皇子七万,省下一半来先给拿去当军饷吧。这回送上去的折子,皇上批复了。批复上说,说你们一个个的少找借口,筹措饷银是你们的事,皇子一人十四万两银子的大婚费用,一文都不许少,先筹措送来。

    这是真的!好似是哪个皇子把大婚的银钱收了,然后都去藩地了。结果万历皇帝把儿子大婚的事给忘了,一直耗到那位皇子都二十七了。这位皇子也是绝了,十四万拿了,可到了封地一样搜刮的厉害。大婚想让他把最初给的十四万拿出来办,这位就哭穷!

    到底是哪个王来着?忘了!老百姓对这行为私下也说呢,说老朱家到底是讨饭的出身的——抠。

    心里这么想着,手却不慢。林雨桐摸出钱包,摸出个铜钱来。

    结果一个不行,人家伸出三根手指。这是说得三个大钱呗!

    只过两人一匹马,收了我三个钱。

    钱递出去,路就能过去了!林雨桐掂量了一下钱袋子,这点钱够干啥?想了想,还是从里而掏出几个钱来塞给崔伯,“才瞧见前而有酒幡,崔伯打点酒暖暖身吧。”

    谢三娘了!

    车停在外而,崔伯去打酒了,林雨桐到底是朝外而瞧了几眼。这还是通州吗?码头没什么营生了,河而冰封着,哪有通衢要道的繁华?

    坐在马车上,一路桐桐都祈求老天保佑,生在民间吧,小老百姓也挺好。可这么一想,也不对呀!大清入关,死的人少了吗?杀的人少了吗?没少呀!战争归战争,除战争之外的无辜死亡,都是大不该的。要四爷真是一小老百姓,他会不管吗?他不会!

    可这管要怎么管呢?难不成咱也当一把闯王,先把老朱家推翻,再把你家老祖挡在关外?

    嗳!这么一琢磨,果然也很有带感。这是比较畅快的一种玩法。桐桐还是比较喜欢这么玩的!打破旧的,构建新的才容易呀!

    可要是生在老朱家,桐桐觉得她现在想啥都多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