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重踏征程(46)一更(重踏征程(46)季长卿不...)(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重踏征程(46)

    季长卿不由的侧目看了嗣谒一眼, 看起来林先生很厉害,可真正见多识广,能拿捏人心的是这位。

    要说起两百年的传教士, 又是F国派来的, 由路易十四挑选派遣的第一批,那他就知道是谁了。这其实不是一个人, 而是一行五个人。本来派遣出来的是六个人, 有一个路过暹罗国的时候被邀请留下,剩下的五个则一路前行,那个时候确实是康熙年间。

    而如今为什么替起此人呢?因为这个教会就从那个时候起, 朝外派遣人传教了。也不止是F国如此, 欧洲各国那个时候都朝外派遣这样的人员。如此延续了好几十年,欧洲的一些人士又开始抨击他们当初做出的这个决定, 而后就把这种性质的教会给解散了。可就在七八十年前,又给重新恢复了。

    不仅是恢复了,还特别受重视。别的不说,就说沪市, 就有此教会的教区。

    而眼前这位阿贝尔教授,就是一位信徒。

    东西不在于多贵重, 送到心坎上最重要。一位两百多年前的先闲留下的东西,在这个教会经历了被解散又被恢复之后,代表的意义是不一样的。

    这能佐证,他们现在恢复当初的一切, 这个决定是多么的正确。

    除了有助于一些人在教会里的话语权,其实这里面还牵扯到很多东西, 他们也不是都那么不食人间烟火的。教区不同,给的资金各方面的倾斜度就不同。受重视的教区, 当然得到的更多些。

    自己了解的可能不全面,但只这些就足以证明此人留下的东西在这其中所能起到的作用。更何况是阿贝尔教授。

    嗣谒将包里的小册子拿出来,“……我从京城来,您知道,这位白进大人曾被大清皇室格外礼遇,他以及他的同伴,跟皇室勋贵,保持着亦师亦友的关系。”

    当然!当然!他曾经从传教的教区返回过,但他口中的这片土地和自己眼前看到的压根就不像是一个国度。二百年的时间,世事变化的也太大了。

    阿贝尔有了谈兴,“他带回来了那么多汉文书籍,还有两本书稿……对康熙皇帝极为推崇,说他是一位堪比太阳王的另一位太阳王。”

    嗣谒颔首,“他终老在京城,因着跟王公勋贵有极好的关系,因此他的许多稿件,都得已保存。我手里这一册是其中一册。也是辗转从一位没落勋贵的后人手里找到的。但具体是什么样的价值,我也不懂。但想来,能在两百年前,跨越大洋,不远千里而来的这位一位先贤,哪怕只是只言片语,我想,我知道了,总也该将消息传递来的。本想着去教会,可惜,因着公共租界那边出事了,进出很麻烦。而我呢,因为这我太太差点被刺杀,在沪市我也不确定我会呆几天,什么时候就动身出发了。又因着之前在京城听说过教授,因此冒昧上门,希望没有打搅到您。”

    原来如此!

    阿贝尔就想着,怕不是为了他太太被刺杀的事?但他太太是谁,又怎么会被刺杀?自己会牵扯到更麻烦的事里吗?因着有这些顾虑,他不免就要问了:“您的太太是?”

    “就是舆论上一直吵的沸沸扬扬的那位林先生。”

    是她?我的天呐!这个人怎么样求他其实没用,想来也不是这件事。

    想明白了,阿贝尔表示明白了,也觉得人家上门合情合理。

    他伸出手重新跟嗣谒握了握,然后跟季长卿握手,之后才接了嗣谒递过来的册子,一拿到手里,就是尘封了好些年的质感。而后他又轻轻的放下,叫下人取了白手套上,套在手上之后,才重新拿起来给翻开了。

    翻开之后,他瞬间就坐直了,他见过此人的手稿,就放在博物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