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重踏征程(45)三更(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重踏征程(45)

    倭国一家颇有声望的株式会社, 在公共租界内,一夜被人杀了。整整二十二条人命,一个活口都没留下。

    早起满大街的报童都在喊着:号外——号外——二十二条性命一夜被收割, 原由何在?

    方云拎着篮子, 里面放着几把青菜,一包豆芽, 一块豆腐, 她站在街边,喊住报童,买了一份报纸, 然后看了几眼就卷起来, 拿着就走。

    栓子正在清扫门口呢,瞧见了方云就喊呢:“方大姐, 您今儿这么早呀!”

    是啊!早呢,“给你蒸个豆腐包子吃?”

    “好啊!”栓子接了篮子跟着往里面去,“季大哥和金大哥才出门,只林姐在家呢。”

    桐桐推开窗换气呢, 就瞧见正进门的方云,“方大姐。”

    方云翻白眼, “咱俩差不多,别老是大姐大姐的叫。”

    桐桐就笑,“我觉得叫你大姐显得亲近。”

    随你!

    两人一块往厨房去,桐桐见方云一会子一看时间, 想着她是担心出门的人出事。这才问方云,“如今沪市追捕G命党还这么厉害?”

    何止!

    方云低声道:“从租界到外面, 追捕G命党这个事,近些年就没停止过。我们也是前两年从北省过来的, 那时候的B洋政府发了通缉令,我们都在通缉令上。从小地方到大地方……我呢?是念的书少,只在念了一年中学,后来,我父亲娶了后娘,要将我许配给我后娘家的侄儿,那侄儿小小年纪抽了大|烟,我执拗不过父亲,便从家里逃婚出来的。我父亲迂腐,但我母亲开明。若不是父母之命,她也不会嫁给我父亲。因着婚后我母亲只生了我,为我父亲所不喜。我母亲呢,对我父亲的古板迂腐也颇为瞧不上,两人的关系冷淡的很。我父亲不叫我读书,我母亲为了叫我念书不惜以合离相逼,这才给我争取了几年念书的时间。虽说书没念多少,但也受了一些新式教育。什么女学女戒女子无才便是德,都没学。在学校,学的也是社会民主,学的是男女平等。我母亲后来病逝了,我父亲又那般。万般无奈之下,我把我母亲的嫁妆偷偷的拿了出来,变卖了而后就离家了。当年虚岁才十三岁,一眨眼,过去七八年了。姑娘家在外面想活命,难呢!那时候年纪小,就扮作男孩子,开始在车站一些地方扛大包,挣一口饭吃。”

    “之后遇到了季兄?”方云摇头,“我坚信男女平等,男人能做到的事,女人也能做到。我混迹在车站,扛了两年包,认识了不少年纪小出来做活的人,我们更多的是抱团取暖。”她好似很诧异,“你怎么会认为是季长卿庇护我呢?”说着她就严肃了起来,“我觉得,我们得重新认识一下。”

    桐桐:“………………”很别扭,但是很熟悉的感觉。好似她本来就是这样的。

    她赶紧道:“没有觉得他庇护了你,就是觉得你那么点离开家,能走到如今,不容易。”

    方云这才怅然:“是啊!不容易,特别难特别难。但是我觉得,这世道就该是男女真正平等的。否则,我母亲的命运就会一代一代的延续下去!我不抗争,等待我的是一生的悲剧。可我抗争了,或许很难,或许不定什么时候就又被通缉,又得逃亡,甚至不定就死在什么时候了。但我知道,我抗争了就有希望。哪怕真死了,我知道我努力过!我觉得要是每个女人都敢跟我似得抗争,这天下就能变个样。我想,这天下也应该变个样了。”

    桐桐点头,有点明白了。不管是方云还是胡木兰,就大环境来说,一个姑娘家,走出这一步,都是特别了不起的。

    方云就道:“季长卿他讷言务实,而我因着受教育有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