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重踏征途(30)一更(重踏征程(30)京城又出...)(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重踏征程(30)

    京城又出一件悬案。

    警察直隶总署说那案子发在距京城还有半日路程的地方, 不归他们管。

    那边呢,不敢说不归他们管,但就是叫苦:咱没能耐管。手底下就这几个混饭吃的家伙, 查这种案子, 我查的清吗?

    然后总署署长就接到最上面的电话:“……怎么搞的?警察署本就有巡防捕盗之责,如此大案, 搪塞推责, 向保光啊向保光,你就说你能不能干?”

    向保光举着电话,制服的领口解开了扣子, 光秃秃的大脑袋他不停的用手挠着, 话到了这份上了,他知道, 再不应承就得完蛋。于是,站端正,语气铿锵有力,“您放心, 卑职这就亲自督办此案,尽快给您结论。”

    那边哐的一声把电话给撂了。

    向保光拿着电话听了半晌, 好似真的确保那边挂了电话,这才轻轻的把电话放回去。一放回去,他抬脚就把椅子给踹倒了:“娘的!倒霉事怎么摊到老子身上了。”

    插着腰在办公室来回的徘徊,好半晌才又拿起电话, 拨了两下,这才对着话筒道:“……给我接营务处……”

    警署分三大处, 分别为文案处、营务处、发审处。这三大处之下才又细分,什么巡警呀, 帮办呀,细则多了,多达十多种。

    但警务外责,都归营务处。

    电话接通了,他就直接吩咐,“周一鸣呢?叫周一鸣马上滚过来。”周一鸣才安排了巡警,加强城里夜里巡逻,要不然再出大案子,自己没法交代了。

    上面一叫,他立马就去,去了也不敢坐,站的端端正正的,小心的觑着署长的面色。

    向保光看了对方一眼,“别告诉老子,你nbsp;     那不会!钻营归钻营,但在这一行里,要真是一点本事都没有,那也是不成的。手底下怎么说也有一半是有些真本事的,“……但这个案子不一样。卑职打发老白带人去勘察过了,老白回来说,这个案子就没有合理的地方。”

    向保光面色缓和了起来,指了指边上的沙发,“坐!坐下说。”

    周一鸣见对方不是恼了,这才道:“卑职一知道丢的什么,就知道这事闹大了。”买卖的这东西是人家私下创收养兵的军饷,这一完蛋,上面得炸了!果然,人家急了吧!

    那玩意,跟黄金是等价的。

    只要这么一想,就知道丢了多少了。

    这么大的案子,谁管你哪里负责的,上面震怒,;     向保光敲了敲沙发扶手,催他,“说正事!”上面怎么震怒的,你不用知道。

    周一鸣就道,“当时就派人去了,老白说这案子他想不通。”

    哪里想不通?

    周一鸣低声道:“从痕迹上来说,那东西完全没有运送的痕迹,就是那么平白的消失了。”

    平白的消失了?一点痕迹都没有?

    周一鸣点头,“您知道老白的,在这一行里那也是干老了的,是资历最老的探长了。可是呢,他回来说,完全不合常理,都不像是人干的。”

    向保光‘嗯’了一声,“详细点。”

    “首先,一卡车的东西,怎么处理?”周一鸣就道,“第一,运走。第二,就近掩埋。第三,毁了。咱先说第三点,这玩意毁了不能用火烧,最简单的方向也得用水和石灰浸泡。周围没有符合条件的河流和池塘,所以,这第三条不可能。再说掩埋,选择掩埋得是达不到运输条件才这么选,对吧?”

    嗯!“你排查过了?”“还没有!您如果说得查,那咱们就地毯式的往过排查。但卑职以为,并不乐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