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重踏征程(28)二更(重踏征程(28)桐桐再低...)(1/4)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重踏征程(28)

    桐桐再低头闻了闻:“许是这人的鼻子特别灵?”不过这给自己提了醒了, 有些药得备着的。这是没用狗追,要是用狗找人的话,拿什么阻隔这个味道呢?

    嗣谒却想的不是这个, 而是道:“也许并不是对方鼻子灵, 而是她对味道敏感。一般人跟人交往,或者是偶遇的擦肩而过, 谁又会刻意的留意对方身上是什么味道, 这个味道是否闻过?”几乎没人关注这个!

    能关注一下什么样的衣裳什么样的鞋就算是不错了。

    也不过是这个香姐属于那个行当的,干的就是取悦人的差事。看女人是看脸看身材看打扮看首饰看味道,看男人只一个标准, 那就是看有钱没钱。

    所以, 你便是换了男装从跟她擦肩而过,她就不知道你是女人了?她就记不住你的味道了?

    不是她的嗅觉比别人敏锐, 而是,她习惯于去关注味道,而你身上的味道又足够特别。

    所以,以后别仗着艺高人胆大, 怎么小心都不为过的。

    桐桐嗯嗯嗯的点头,一扭脸, 就瞅见嗣谒一脸沉思的靠在床头,这是又想什么呢?

    想你身上到底有什么是跟我不一样的。

    男女之别吗?

    这是扯淡。

    可从哪找这种区别呢?只能从不可能的方向去找!因为两人的存在本就不符合常理的。所以,越是玄之又玄的方向,可能才越接近真相。

    若是这么想的话, 什么东西能藏起来呢?

    嗣谒低声问桐桐:“你可听过‘一粒粟中藏世界,半升铛里煮江山’的话?”

    听过!这个说的跟佛家的须弥芥子和道家的袖里乾坤差不多是一样的。

    嗣谒点头, 然后看着桐桐就不说话了。

    桐桐先开始没懂什么意思,直到嗣谒拿意味深长的眼神一直追着自己, 她才反应过来了,然后抬手指了指她自己,“你怀疑我带着芥子一样的东西?”

    那要不然呢?总不能是你的灵魂是香的?

    灵魂这种东西,对于咱俩来说,应该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分不开的。相互熏染的早就分不清楚你我才对,怎么可能只你有味道,我没有呢?

    所以,自己的这种玄幻的猜测,可能性更大些。

    桐桐没言语,深吸了一口气:这要是我有个芥子,它在哪?是什么样的?

    嗣谒摇头,“要是有,它一定不具象,得靠意念才能找到。”当然了,也许有,也许没有,猜错了也不一定。但这确实是一个方向,你别大意了。万一就像是故事里那些变戏法的,平白把什么给装‘袖子’里,在家里还无所谓,这要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真出这样的事了,那这事的结局肯定不会跟故事的结局似得,高人翩然远走这么简单了。

    还真把桐桐给说的发毛了,于是,她最近倒是不出门了,在家老实的呆着。该翻译还翻译,该干嘛还干嘛,得空了就找寻那见鬼的‘芥子’到底在哪。

    可惜,一直也没摸到这玩意的痕迹。

    嗣谒看的可乐的不行,瞧着她常不常的摸着桌子凳子嘴里念念有词,或者是剥葱剥蒜的时候嘴里嘟囔着什么,更有甚者,家里没生姜了,她伸着手凭空在那抓:“姜姜姜,姜出来……”然而并没有姜!

    折腾了得有小一个月了,嘛玩意没折腾出来。

    “你是不是想错了?”她就问。

    嗣谒摇头,“不知道!但我想着,这东西不是那么轻易能摸到边的。以我们的性格,那你说,真要有这东西,那里面能不放点什么?这要是放了,除了物资之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