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重踏征途(1)三更(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重踏征途(1)

    桐桐睁开眼, 有些惺忪。

    稍微一动,头疼。

    转着眼睛四处看看,桌上有一盏豆大的油灯。

    豆大的灯照不明的, 她眯缝着眼睛再怎么看, 除了乌漆墨黑的一间小小的屋子,什么也分辨不来。

    伸手摸了摸还疼的头, 头上扎着绷带, 想来是伤着了。

    她躺着没动,因为这会子有点含混,自己到底是谁。

    睁开眼的那一瞬, 她知道她叫林雨桐, 可这个念头才闪过,她就回过神来, 她不是林雨桐。一如当年觉得她不是西林觉罗家的二姑娘一样。不过跟那时候不一样的是,那时候不知道自己是谁。而现在她知道她是六福晋,是被册封为皇太后的人,是一身荣宠最后寿终正寝的人。

    而今, 自己成了一个叫林雨桐的姑娘。

    我在哪?我成了谁?

    来不及细想,门被推开了, 进来一个姑娘,上身是花布袄,打着补丁,下身是大裆棉裤, 打着绑腿。她一边往进走一边拍打着身上的土,等注意到有人在看她, 她愣了一下,急忙走上前:“哎呀!老瞎子给的药还挺灵, 都说不中用了,灌了一碗药,这不又活了吗?”

    说着就朝外喊,“有根,快点,再找老瞎子,老三醒了。”

    眼前这人是谁,有根又是谁,嗣谒又在哪?才一想,眼前就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有知觉,就是腮帮子被捏的生疼,有人用筷子还是什么东西撬开了自己的嘴,狠命的往里灌药。她稍一犹疑,一下子就给呛住了,猛烈的咳嗽了起来,一大碗的药倒了大半。

    可耳边都是‘醒了’‘醒了’这样的喊叫声。

    这会子屋里亮堂了起来,也能看清站在屋里的人了。屋里站着的有男有女,这不奇怪的。

    可奇怪的是:男人头上的辫子呢?

    辫子呢?

    便是再变革,这有些东西变起来不是那么容易的!

    比如剪头发。大清是光秃着半拉子脑袋,可再往前,不可能剃发呀!而如今不同,站了好几个男的,头上要么是短发满脑袋,乱七八糟的。要么就是寸长的头发,根根竖着。

    头发呢?

    若是没有了辫子,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大清亡了!

    桐桐眨眼再眨眼,她比任何时候都想要急切的找到嗣谒。他会来的,他一定在。但等他一睁开眼,看到的是大清亡了的世界,那么,他努力了一场,价值在哪呢?

    可再着急,没用呀!这身体糟糕的很,感觉随时都能断气似得。

    她喘着气,慢慢的躺下:不急!不能着急。

    乱糟糟的,你一句,我一句的话她没听进去,不大工夫,人就散了。只留下第一眼看见的那个姑娘。

    她好像叫腊梅。

    腊梅出去又进来,端了一碗小米粥来,坐在边上用断了一半勺子把儿的瓷勺舀了米汤给喂到嘴里,“怎么掉到水塘子里的?记得不?”

    桐桐愣了一下,好似有点印象了,她在小池塘里扑腾,然后身子越来越重,直接给沉下去了。

    至于怎么掉下去的?想不起来了。

    她摸了摸头,然后微微摇晃了一下,“什么也想不来了。”

    腊梅轻哼一声,“人家往城里念书去了,你追什么?”

    桐桐没言语,咽下嘴里的米粥。腊梅好似也瞧不上她这样,懒得言语,快快的将米粥给喂完了,而后收了碗,就又出去了。

    肚子里有点东西,她的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