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梦里清欢(221)二更(梦里清欢(221)雪夜深...)(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梦里清欢(221)

    雪夜深院, 兄弟们相视,然后展颜一笑。一个等着,一个迈步过来, 然后并肩走到亭子里。

    亭子里火炉烧着, 炉上咕嘟着汤菜,传来颇为浓烈的香味。然后各自斟一杯热酒, 也不用碰杯, 就这么喝下去,从头暖到脚,而后舒服的喟叹一声。

    谁都不用说话, 就这么想吃就吃, 该喝就喝,吃完了, 喝完了。

    一个说,“不早了,今晚就留园子里吧。”

    另一个说,“你回西园去, 我去皇阿玛那边对付一宿。”

    都行!

    然后就分开了,除了亲近的人, 都不知道这哥俩在园子里到底是干啥了。

    第二天老圣人起的时候,皇上早走了。

    李德全只把知道的说了,反正是皇上来了,跟太后说了一会子话, 出来跟六爷喝了一会子酒,再然后就在这边外间的炕上对付了一宿, 睡了两个时辰又起了,出了园子。

    老圣人只顿了顿, 就‘嗯’了一声,大致是知道为什么了。

    真以为那个位子舒服呢?活成了孤家寡人,什么滋味只自己懂。

    皇帝又怎么样?皇帝就不是人了?叫人看着,站在高位好像是无所不能!可是这无所不能的代价,又是什么呢?无私,便意味着无情。

    若能真无情还罢了,不过都是些有情人偏得咬牙做出无情的事罢了。等事不得不做了,回头那所有的反噬只能噬咬自己的心。而这其中的痛苦,别说能说给谁听,便是一丝痛苦的表情都不能叫谁看见。

    要么,怎么说是帝王呢?

    帝王,便得做常人不能做的难,得忍常人不能忍的苦。

    这个谁也替代不了,得他自己去体会,去琢磨,便是苦的跟黄连似得,也得反复的去咀嚼,要不然,不能悟的。

    李德全把这事说了,他听了就完了。之后不会再问,只假装不知道就好了。

    =首=发

    老六说的对,太上皇嘛,糊涂点,适当的时候聋一点,哑一点,瞎一点,大家的日子都会好过的。

    这些日子,皇后每天都过来给长辈请安,留的时间也很长。

    太皇太后是老样子,太后也是老样子,连六福晋都是老样子,跟往常没有丝毫不同。

    皇后就说起了今年选秀后,会指婚的事情。

    太后也不掺和,只说到,“你有事就跟老四商量,我是不管的。如今难得有些轻省日子过,不愿意掺和了。”说着还问一边的桐桐,“昨儿小八说老圣人伺弄的那个暖棚,里面的野菜长的可好了?”

    桐桐就笑,老圣人不叫人帮忙,就自己种一个暖棚的东西。然后锄草跟不上,菜地里的青菜苗没长起来,倒是荠荠菜和婆婆丁,长的密密麻麻一片,比种的都齐整旺盛。

    她就道:“全都长起来了,这么长……”她用手比划了一下,“最是鲜嫩的时候!昨儿我家爷还说想吃荠菜馄饨呢,要不……您跟娘娘们,帮着老圣人除除草去?”

    太后可积极了,起身就去换利索的衣服,然后说皇后,“你忙你的去,我们这边不用操心。”然后说桐桐,“送送你四嫂。”

    桐桐应承着,就拉着皇后出来,“您只管忙您的去,礼部不是把时间定在二月十八了吗?这满打满算也没多少日子了。这礼仪章程,不得熟悉呀?”

    对的!礼部派了人来,在哪里走几步,面朝哪边,几叩几拜这都得提前排好的。但这不是有太后和太皇太后的那一部分吗?

    她就是想问问这边什么章程。

    桐桐知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