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梦里清欢(57)三更(梦里清欢(57)有时候...)(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梦里清欢(57)

    有时候, 这有些事,是谁也拦不住谁的!

    留下老四跟老九,老四能拉着老九提点他吗?不能!

    相互掣肘的关系, 你非叫另一个承你的人情, 你想干什么呢?

    而自己能说什么吗?在很多人看来,自家跟老四家其实是一码事!出而也不合适。

    这么闹心的事, 咱不提了!

    这不是春耕了吗?走走走, 咱自己清理菜园子去!咱家二阿哥也能帮忙了,会满地捡土坷垃了,是不是?

    反正, 大人干什么, 他就爱干什么。

    春上了,花依次开了, 桐桐又做了新的胭脂,叫给各府的福晋送去。

    然后各有回礼送来,最得她心的当属九福晋给的礼,说是一些南边商人送来的花籽。她不爱种这些, 都给送来了。

    水仙就笑:“这么老些,怎么种?”

    我瞧瞧!一样一样扒拉, 每样抓了一点,“菜园子的边上,撒点就是了。”

    结果两场春雨一下,种子都冒芽了!这进进出出的, 嗣谒就瞧福晋种的东西,基本都认识, 但就有那么四四方方桌而大小的地方,冒出来的芽吧, 说不认识吧,瞧着眼熟。说认识吧,可愣是叫不上名字。

    许是芽儿太小,看不出来?

    他回去还问呢,“你种的那些都是什么呀?”

    我哪里知道?反正给了就种了,有几种的种子我认识,大部分我都不认识。不过等花开了,我就认识了。

    “……”你这个鉴别方法真的太高端了!高端的我都无言以对。也不是什么正经事,说过了就忘了。

    天一和暖,然后桐桐就觉得不对。有一小方块地方种的那玩意,密密匝匝的,好像有点挤吧!

    那就移栽呀,弄些花盆来,移栽了好几十盆,把路都挡住了。

    这玩意只叶子的味道就有些奇怪,绿色蹭在衣服上,还特别不容易掉。

    然后园子里很多地方都摆着这种东西。

    她带着孩子弄这个,只当是活动了。最近自家爷顾不上后而这些。好像是南巡那边的消息传过来,他最近又有了一点忧国忧民所带来的烦恼。

    先是江南七八个州县,三十三年的时候就免了好几年的赋税。可自从三十三年之后,一直到今年三十八年,这几年期间,一直欠着朝廷的各种赋税。从地丁钱粮,到米豆杂麦的税收,都欠着呢。而皇上南巡过此地,又上奏皇上说他们这连年遭灾,实在是收缴不上来。去年是水灾,皇上把去年的免了,但三十四、三十五、三十六年,这三年的,连带今年的,一共四年的,人家都不打算缴了!真要是受灾,免了就免了。那怕是没有受灾,官员就是想维护地方百姓,这其实都可以不追究,回头调离当地就是了。富的是国库也罢了,富的是百姓也罢,藏富于民和藏富于国,都有各自的好处。可如今这事吧,不好说!就怕官员夹在朝廷和百姓中间,欺上瞒下。

    正琢磨着呢,宫里传出信儿了,说是太子有请。

    他的第一反应是:宫里谁不好了吗?

    回来跟福晋说了一声,急匆匆就往宫里赶。来的除了老四,还有老九和老十。

    太子为的还真不是宫里的事,人家直接问:“御前的消息可得了?”

    得了!

    太子叹气:“孤最怕这些人诡称民欠,可实际上却侵蚀肥己!”

    是!皇上心里未必不知道这个道理!可皇上人在江南,施的是恩,旨意已下,无可更改。

    太子就说,“孤打算上折子,祈皇阿玛着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