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梦里清欢(52)一更(梦里清欢(52)这个府里...)(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梦里清欢(52)

    这个府里最该巴结的人是谁, 在福晋把贝勒爷哄回来之后,满府的下人就更明确了。

    反正贝勒爷冷着脸,只是给他们这些奴才看的, 原因嘛, 不是爷高冷,实在是换成自己, 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样的尴尬。所以, 只有冷脸,都怕着些,大家才不敢看笑话。

    别人是不是这么想的, 赵其山是不知道, 但是他是这么想的。

    他除了腹诽自家主子爷应对尴尬的办法,还在担心:伺候主子的不仅是自家人呀, 当时皇上给的梁忠,这次出府的时候跟出来了。梁忠早前是皇上打发来看着自家爷早读的,后来出宫了,梁忠怎么办呢?

    皇上没说要回去, 那就是叫梁忠这么跟着呢。

    当然了,谁家的府里都有皇上的人。明面上的, 暗地里的,搬出来,主子偷摸着把府里就梳理了多少遍了,谁是谁的人, 咱心里都清楚的很。就像是太子,在宫里住过就知道, 东宫是安插不了人的。可东宫安插不了,就以为索额图大人也安插不了吗?事,所以,为索大人效力,就是为太子尽忠。再加上钱财,肯下注的不少呢!

    这些人呢,就属于要隔开,要有专门盯着的。

    但是皇上放来的梁忠,如今就在书房伺候,自家主子在书房的那一套,并不背着梁忠。

    不仅不背着梁忠,且还得隔上两次,进宫的时候把梁忠也一并带上,叫梁忠有机会跟有些人禀报,说是府里都怎么怎么了。当然了,这是贝勒爷摊开叫皇上看,他无不可对人言。

    但是吧,这次的事情,您猜梁忠会跟皇上说吗?

    他这会子都不知道,到底是盼着梁忠说呢,还是盼着梁忠不说。

    但是他发现,他家主子连着好长时间进宫,都已经刻意的不带梁忠了。最近事还挺多的,自家爷去宫里明显频繁了。

    去干嘛的?

    桐桐亲自把茶给递到人家手里,才问的。

    “朝XIAN今年也是一个灾年,早前打发吏部侍郎陶岱等人带三万石赈灾。之前的折子应该是有些效果,皇上叫拿一万石算是赏赐,监视着分而赈灾了。剩下的两万石卖给了米商……”

    桐桐皱眉:监视着?在人家的地盘上,怎么监视?这不过是回来奏报的时候好听些罢了。

    这事办的还是不怎么对味。但自家爷好似挺满足的,“不一味的往出给,这就是好现象。”

    反正皇上现在是跟粮食相关的事,都会叫自家爷去。这天回来就特别生气,“从没见过这种蠢货……”

    又怎么了?

    建平县不产粳米,产的是籼米,结果税粮上缴的时候,没有粳米,人家叫百姓拿银子去别的郡县买粳米用来交税!

    桐桐都听的目瞪口呆,“这当官的未免太刻板!”

    谁说不是呢!你就是上道折子,把情况说了,难道皇上会不知道产什么该用什么交税的道理吗?种地可不就是因地制宜,建平县适合中旱稻籼米,那就种呀!情况说明白了,不就完了吗?

    自家爷气的呀,“这是发现了这一地,处置了这一地。可大清国多少郡县,像是这种县令少了吗?可见,这漕粮税收,还是得改。不光征收办法得改,就是这许多细则,也得改。”

    好生气!

    “不气!不气!”跟这种死心眼生气,这么气把人非气出个好歹来!

    桐桐说着,就问自家爷:“皇上叫爷去,就为这个的?”

    这叫人怎么答,皇上用这事把自己绊住了,用什么事绊住其他兄弟的,他也没打问。反正,这说不上是不是差事的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