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梦里清欢(47)二更(梦里清欢(47)哭一场...)(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梦里清欢(47)

    哭一场, 自己就想开了。

    等发现上上下下都战战兢兢的,自家爷哪里也不去,就只守着自己的时候, 她又没心没肺的笑了, 再不提那个话了,只催自家爷:“是不是该给孩子取名字了?”

    可取名字得皇上给取吧!

    没等到皇上取名字呢, 娘家又出了个大喜事, 科举的榜单出来了,这次是宗室和满洲生员的乡试和会试。先是乡试,鄂尔泰在榜, 中了举人。

    紧跟着是会试, 会试是真的很难。旗人是有旗学的,子弟都得去进学, 这对这旗人一开科举,走不了武选的人,可不就奔着这个路子来了吗?因着旗人受优待,见识又都广, 只要一心上进的,那这都不差。想在这里面出人头地, 那真是难难难,比汉人科举可难多了。

    不过只要中了举了,那就能入仕途。补缺比别人方便的多。

    可以说,这一中举, 连鄂尔泰都心里一松。就是去吏部侯缺,自己这种的也是很快就能安置的。

    这会试就是去试试, 万一中了呢?

    鄂尔泰过来瞧外甥的时候,对能不能过会试看的很开。

    但到底是大舅子, 嗣谒就请人去书房,说这个事:“皇上近几年来,对满人勇武之风越发看重。也生怕满人身上沾染了汉人文人的弊病。说一句关起门来才能说的话,此次会试之后,还会不会再有宗室和满洲的科举,尚且不得而知。所以,想着这次即便不过,下次可以试试的,这个不要抱有希望。暂停许是不得不为之事。”

    这把鄂尔泰说的给唬住了,这学了一半,岂不是没有晋升的途径了?当然了,这个话不敢说出来,只能腹诽。不过作为皇家的奴才,那当然主子说什么是什么了。

    因此,他就问:“若是考不中,您的意思是,可侯缺了。”

    嗯!先去考吧,考完再说。

    鄂尔泰一看考题,想到六贝勒之前说的话,他这次一改之前的思路,奔着皇上的心思去。皇上希望满人不失勇武之气,那他的文章里侧重点就有了。先这么写了再说,至于中不中的,听天由命吧。

    不过等发榜了,他愣了,“挂在榜单的倒数第二名,但真的上榜了。”

    于是就明白了,若是没人指点,他一准是中不了的。如今中了,剩下的只有殿试了!

    再过来请教自家这位妹夫的时候,自家这位妹夫就笑:“只管去考便是了!走到了如今,辍落的可能就不大了。”

    倒不是看自己的面子,施恩嘛,总要施在实处。

    于是,年前觉罗家有了大喜事,鄂尔泰中了进士。不要提名次,反正是中了。

    孩子还小,不能带出门的。把章嬷嬷留在家里亲自看着,这才敢准备出门。

    可等要出门了,选衣服的时候不对了,这镜子能骗人,可这衣服的尺码骗不了人呀!我不是几年前的小憨憨了,你别想骗我。

    我都发福成这个样子了吗?

    “打盆水来!”我再也不要相信你的镜子了!

    果然,对着水盆一照:好大一张脸,双下巴的!

    “谁对着水盆照都是双下巴,你要低着头,可不得双下巴吗?”他还故意缩着脖子,试图把脖子上的肉和下巴上的人挤成一团给福晋看。

    可是瘦人哪里挤得出来?“我不管,回头我还得去练。”

    成成成!怎么都成,“这要出门了,赶紧着些。”说着话,顺手就给选了一身,“穿这个,再把狐狸皮的大氅穿上……”

    穿上还没照镜子呢,就被拉走了,“好看!你生的白,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