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梦里清欢(27)三更(梦里清欢(27)这也就是...)(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梦里清欢(27)

    这也就是年纪小, 喝了几杯酒,又是大年下的,偏叫皇上碰上了, 说了几句辩白话而已。要是真把皇上当慈父, 那是真要完蛋的。

    各家两口子关了门肯定恳谈了,就跟桐桐此时一样。

    她家爷也肃穆着一张脸, “你得知道雷霆雨露, 具是恩赏的道理。不得你得记住了,爷也得记住了。凡事记不住的,都是要坏事的。”

    你这次看到的皇上, 是个慈祥的父亲。可若是这慈祥就是皇上愿意叫你看到的呢?

    桐桐没犟嘴, 只是解释了一句,“爷整天画的那个图, 那个弩,我觉得是可以的。但是就像是大阿哥一样,大阿哥早早的沾了军权,所以, 大阿哥就站在了太子的对立面。是大阿哥愿意站在太子的对立面,还是……”

    剩下的话不能再说了, 都懂是什么意思。

    桐桐是想说,那东西拿出去,万一被推到太子的对立面怎么办?不管别人跟不跟太子为难,她哪怕知道太子不能成事, 但她知道不能站在太子对立面的道理。

    “爷为什么急切的要做那个弩,明知道这里面是有风险的, 但是还是做了。”桐桐的眼睛暗沉沉,“那必然是爷又这么做的道理。”

    谋的是公利, 风险得咱自己承担。

    桐桐就说,“您表多少忠心,谁也不信您的忠心。除非您跟我一样,装傻充愣……”跟个憨憨似得。可叫你在人前那样,我又于心何忍!所以,“我来做这个憨憨的没有分寸的人。便是说的不对了,回头皇上也不过是训斥爷一声内帷不修,这又是多大的事呢?”

    嗣谒就看着桐桐,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他问说,“我画的那个,其实没试过,我也不知道行不行?”所以,你这未雨绸缪,是否有些早。

    不会!我信爷能行。

    “那你家爷也没蠢到非得装傻充愣的地步才能自保,不顺着可能要滑向的方向走,爷未必没有办法。”

    什么办法?交出去,深藏功与名?

    桐桐往他怀里钻,“家是咱们俩的,你是矛的时候,我得是盾。需要我是矛的时候,你给我做盾。我知道需要用我的时候不多,可现在我除了这个办法,也想不出别的了。”真傻!抱着她恨不能揉到骨头里。她舍不得他自污,便自己去自污。憨憨的她说出来的醉话真话,才能去取信别人。

    她害怕他在剩下的兄弟中间,成为一个先出头的人。

    先出头的椽子先烂,她明白这个道理!她在替自己着急害怕。

    三月,之前因为太子祭祀的位子各种轴的礼部尚书大人,被免了!

    是的!礼部尚书,一品大员,被罢免了个干净,直接回家带孙子去了,一点体面也没留。

    这里面透出的意思是什么呢?

    桐桐就觉得,大阿哥那边特别火。哪怕在内宫之中,从奴才们的动向都看的出来,这些人把大阿哥看的,并不比太子轻。

    好似皇子们都能急着冒头了,自家爷要是这个时候把这个图纸送上去,是什么意思呢?

    图纸早画好了,然而,却一晚上一晚上睡不着。

    都知道,这个时候缩着是最正确的做法,可这若是成,便是军备,岂能儿戏。

    可要是缩了不动了,那之后呢?之后情况只会更复杂,哪里找那么些时机刚好的机会呢?

    这天晚上,又睡不着。

    桐桐问他:“进上去吗?”

    进!

    桐桐没再说别的,进就进,你想干嘛就干嘛去,最坏的结果我也不知道是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你就不行》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