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0章 密谋一生只能施展一次的禁术他当然……(1/4)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同夏子珩告别后,  徐以年整个人都仿佛丢了魂。

    夏子珩的话在脑海中不断回『荡』,徐以年勉强克制住情绪,还记得郁槐让自己和夏子珩见后回他在南海市的寓。徐以年浑浑噩噩走了回去。

    一进门,  玄关温暖的灯光如流水般淌下,  徐以年却感觉自己浑身发冷。他忘了换鞋,恍惚地走到沙发上坐下。虽不愿相信夏砚的话,却又道对方不可能平白无故给夏子珩留下指向唐斐的线索。

    徐以年下意识想联系郁槐,  但想到郁槐正在南海分局审问朝紫,又放下了机。

    郁槐回来时,  客厅内光线黯淡,  只有几盏装饰用的感应灯亮着,  他叫了声徐以年的字,  按亮了客厅灯。室内倏忽明亮如昼,  郁槐朝沙发边走去。

    徐以年一看见他,  下意识张了张口,却说不出一句话。注意到他苍白的脸『色』,郁槐问:“怎么了?”

    “……”徐以年仰起头,看着灯光下郁槐的容,嗓音颤抖道,  “师父……可能有问题。”

    郁槐微怔,在他身边坐下,  握住他的:“没事的,  慢慢说。”

    他头一次感觉徐以年的体温比自己还低,  郁槐又起身给他倒了热水。喝了几口后,徐以年慢慢缓了过来,迎着郁槐担心的视线,徐以年低声道:“夏砚给夏子珩留了一句话。”

    他将咖啡馆里的事情转述了一遍,  说到后,郁槐的神『色』渐渐暗了下去。徐以年握住郁槐的,像是溺水之人抓着一块浮木:“夏子珩说,夏砚留给他的信息不可能有误,如果真的是这样……师父他…他到底……!”

    徐以年说不下去了。他脑海中不断划过和唐斐相处的画,从现在到五年、到早的时候……十岁那年,算命师算出了他凶恶的命,除妖局十分重视,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的一举一动都受到了秘密监视。

    他的父母想办法联系到了唐斐,希望对方能收他徒。徐母那时几乎没抱么期望,唐斐却答应了下来。有了这层关系,唐斐从某种意义上成了他的监管人,除妖局不紧盯着徐以年。

    他叛逆期时不懂事,有时候甚至会和唐斐闹脾气。每当这时,一向温柔的徐母都会厉声训斥他:如果没有唐斐,指不定现在有多少双眼睛看着他。等徐以年一些,明白了唐斐因他担着么样的责任,也就不好意思胡闹了。

    多年的相处,唐斐在他心里就像家人一般。

    “年年,你不用想他是了么。”郁槐将他抱进怀里,抚『摸』他单薄的背。在徐以年看不见的地方,郁槐眼中流『露』出冰冷彻骨的杀意。

    他心里隐隐约约有深的猜测,但徐以年现在情绪不稳定,他没有立即说出来。

    怀中的人紧紧攀着他的肩膀,像是从他身上汲取温度和力量。良久以后,徐以年深吸一口气:“你那边怎么样?朝紫她说了么?……有没有和师父有关的?”

    郁槐看着他强作镇定的模样,有些心疼,却顺着徐以年的意思,向他讲述审问的情况。

    “朝紫意志消沉,无论问么都没有反应。宋祺不得不命人用了一些段才从她口中得到供词。”

    据她所言,她和幻妖一族作屠杀鬼族的同谋,幻妖的长老院倒台后她便开始留心郁槐,但后者的行踪太难掌握,她也不敢冒险在自由港动,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时机。实验室和黑塔的消息彻底刺激了她,意识到下一步就查到自己头上,朝紫起了杀心,决定下强。

    她的少女时期都在埋骨场度过,在里边有些人脉,打听到郁槐进了埋骨场,道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朝紫当即决定采取行动。

    她将整座情报都拉入了游戏,之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