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死亡直播(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和郁槐分别之后,夏子珩嚷嚷着大家一起讨论一下,四个人都到了他的房间。

    “我今晚注定失眠,”夏子珩苦着一张脸,手里抱着枕头,“今天的团建太精彩了,我一闭上眼就是罗长老那两只血肉模糊的眼眶,直击灵魂。”

    “你又不是没杀过妖怪。”宸燃已经缓了过来,他选择性遗忘了自己刚才也愣了半晌的事实,十分有组长风范地问,“你怕什么?”

    “这不一样,我杀妖怪的时候可不会和他们聊上一个小时。说杀就杀,郁槐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这不比鬼片刺激多了。”徐以年见他心有余悸,没心没肺笑了声。

    夏子珩扭头看他。

    除了短暂的诧异,徐以年好像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他一直以为自己心够大了,想不到徐以年比他还要心大,同郁槐这样的前任都能正常相处。

    “害怕的不止我一个,”夏子珩试图拉出一个垫背的,“叶哥也吓傻了。”

    他说完这句话,抛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叶哥,要不咱俩今晚一块儿睡?我们互相依靠。”

    叶悄没接他的问句,只是说:“我想起了一些事。”

    徐以年闻言朝他多看了两眼。他从未见过叶悄失态的时候,但叶悄明显不想提,他也没追问。

    “我怕的其实不是罗长老的死相。”夏子珩突然道,“他和花衡景都是幻妖,是同一种族的妖怪……对自己的族人做出这种事情太奇怪了。还有花衡景,他……他也没什么办法,听故事的时候我觉得他可怜,但他如果要杀掉那么多人,我……”

    房间里寂静了一瞬。

    “脑子不怎么聪明,想得还挺多。”宸燃最先打破沉默,他拉开门,“别瞎想了,睡你的吧。”

    “我也走了。”叶悄跟着出门。

    眼看着徐以年也要离开,夏子珩垂死挣扎:“小徐哥,别走!你要不要跟我一起睡?”

    “不要,”徐以年无情拒绝,“我不和胆小鬼睡觉。”

    “……”

    夏子珩还想说什么,眼前忽然一黑,转瞬便失去了意识。

    徐以年见他倒在床上,被逗乐了:“喂,你还跟我耍赖啊?”

    他叫了两声,昏迷的人都没什么反应,徐以年意识到了不对。

    “夏子珩?醒醒!夏子珩!……宸燃!宸燃别走!”徐以年跑出房间,对着还没走远的宸燃和叶悄喊道,“夏子珩没意识了!”

    两人折返回来,确定同伴已经停止了呼吸,宸燃果断道:“你去找郁槐,叶悄留在这里守着他,我去联系学院。”-

    急促的敲门声让郁槐停下动作,他关掉淋浴,随手抓过浴巾走向门口。

    果不其然,黑发黑眼的男生站在门外,一脸焦急地看着他。

    伴随开门的动静,潮湿的热气扑面而来。看见妖族修长有力的肢体、皮肤上滚落的水珠……

    徐以年耳根一烫,又猛地甩了甩脑袋:“夏子珩没呼吸了!”

    他就像找到了救星,倒豆子似的快言快语:“我们刚才在房间说话,他突然就没了呼吸和心跳。”

    除妖师的体质与普通人不同,被标记后往往不会直接陷入昏迷,一旦出现异常,只意味着一件事——

    “血祭正式开始了。”

    想起原暮最初做出的判断,郁槐皱眉,也有些惊讶,“花衡景的动作还真快,许愿机原来可以使用异空间的祭品……”

    “宸燃去联系学院了,他让我来找你。”

    郁槐的脸色终于变了,他盯着徐以年看了几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