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自由港(1/4)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徐以年在电话里向叶悄详细说明了情况,得知夏子珩暂时没事,徐以年松了口气,心里悬着的石头刚要落下,南栀却提醒道:“除妖师的体质有别于普通人,被标记后不一定立刻昏迷。就像许愿机若是标记了远强于自身的妖族,被标记的妖族直到血祭正式开始才会失去意识。”

    徐以年连忙让叶悄看好夏子珩,匆匆赶往医院。当宸燃和徐以年推门而入,一直神经紧绷的叶悄下意识站了起来。

    徐以年身后的一男一女都是妖族。女妖身上那种销魂蚀骨的美艳感十分引人瞩目,但叶悄的注意力全给了最后进门的郁槐。他的感知能力算是很强的,可他完全估测不到这名妖族的深浅,这种天堑般的差距令叶悄打从心底生出戒备。

    他已经很久没有遇见令他忌惮的妖族了。在郁槐进入房间后,埋藏在深处的记忆像是受到了刺激,叶悄脑中飞快闪过一幕幕画面。

    逼仄的空间内,他浑身上下都是冷汗,心脏不受控制剧烈跳动,仿佛下一秒就要炸裂开来。

    一步一步的,带着笑意的嗓音渐渐逼近,在叶悄听来那就像是死神来临的声音。

    ……

    “有标记吗?”

    郁槐的问话让叶悄回过神,他捏了捏鼻梁,将注意力放到沉睡的夏子珩身上。

    “脖子上,”女妖回答,“他被标记了。”

    叶悄一怔。

    “我一直守着他。”他的声音还算冷静,眼里却流露出诧异的神色,“他怎么会被标记?”

    “确实是有标记的。”南栀确定地重复。

    徐以年拍了下叶悄:“你想想看,今天有没有发生什么异常的情况?”

    叶悄仔细回忆:“没有,来医院之后,除了上厕所我都没离开过这里,我没看见谁来过。”

    叶悄话音刚落,睡梦中的夏子珩像是被他们的动静吵醒了,他慢慢睁开眼睛,看见站在自己病床旁边的叶悄,随意扯了他一下:“叶哥,帮忙倒杯水。”

    叶悄下意识挥开他的手。

    “!”夏子珩没想到同生共死后这人还这么嫌弃他,脸上的表情震惊而受伤。

    叶悄尴尬道:“习惯,抱歉。”

    他说话的同时倒了水,夏子珩喝了一口,猛地把杯子一放:“不对啊,小徐哥不是搭过你肩膀吗,你为什么不反抗?”

    “你能不能稳重点?水都洒出来了。”徐以年一边嫌弃,一边没骨头似的瘫在叶悄背上,“我们两个的关系他为什么要反抗?我还跟他睡过一张床。”

    他俩勾肩搭背,近乎贴在一起。一直没出声的郁槐微不可查挑了下眉,他盯着徐以年,一字一句:“夏子珩。”

    猝不及防被冷冰冰地叫到名字,夏子珩一个激灵:“到!”

    “你快没命了。”

    徐以年背后一凉,无意中站直了身子。叶悄和宸燃相继屏住呼吸,纷纷将视线投向郁槐。

    看清楚跟自己说话的人是谁,夏子珩硬生生憋回了那句放你妈的屁。和转学来到枫桥学院、过去从没见过郁槐的叶悄不同,夏子珩对这位学长可谓印象深刻。他自以为隐秘地朝徐以年疯狂使眼色:这他妈到底什么情况,你们怎么把阎王爷请来了?重点是他一来就判我死刑啊?

    可惜徐以年和他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也在朝他使眼色:说正事,老实点。

    郁槐恐吓完病号就不说话了,宸燃只能尽职尽责地站出来说明目前的情况,末了,他多问了句:“你仔细想想,有没有可能什么时候见过许愿机?”

    夏子珩茫然地摇头。

    隔了须臾,他看了叶悄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