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醍醐灌顶(1/2)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傍晚,临近吃饭,风尘仆仆的夏志刚赶了回来,一把就跌坐在了沙发上。

    厨房里的刘女士闻声出来一看,就没好气道:“哟,舍得回来啦?我还以为你忘了门朝哪边开了。”

    “少说废话,饭好没好,快饿扁了。”夏志刚也是沉着脸。

    “没有!饿死算求!”刘女士哼了一声,转身回了厨房,脚步轻快了很多。

    夏远也走了出来。

    “爸!”

    “回来了?”夏志刚习惯性地揉了揉眉头,父子俩都这样,遇到问题都喜欢揉眉心,“省城怎么样?感觉如何?”

    “还好,”夏远倒了杯水递给老夏同志,坐下说道:“当然,临水肯定是没法比的。”

    夏志刚白了儿子一眼,没好气道:“行啊,出息了,出去一趟开始嫌弃这个呆了十八年的小地方了。”

    “哪儿有,省城再是千好万好,但有一点,她没有家的味道。”

    “你小子!”夏志刚抬手指了指卖乖的儿子,笑了出来,郁结的内心倒是舒缓了很多。

    吃饭时夏志刚不免多喝了几杯,少不了刘女士的白眼。

    眼见他又一次举起酒瓶准备倒酒,夏远接了过去,“我来吧!”说着就起身又去拿了一个杯子过来。

    脸色发红的老夏同志嘴皮子都有些麻了,含糊不解道:“你杠嘛?我有被子。”刘女士也看着他,隐隐有了猜测。

    夏远先是给老夏同志斟满酒,而后又倒了一杯放到自己面前,说道:“我陪你喝。”

    “喝什么喝,不准!”刘女士当即喝道。

    夏远看着老夏没说话。

    夏志刚的目光在老婆和儿子身上转了转,最后看着刘女士说道:“算啦,他也长大了,喝点酒没事……”

    “喝喝喝,就知道喝!”刘春华瞪了父子俩一人一眼,却也没再阻止。

    夏远举起了杯看着老夏同志,沉声道:“爸,这一杯我敬你,儿子感谢你辛苦养育我这么多年,不仅仅是物质上,精神上更是如此……我一直记着你说过的那句话,做人,要头顶头,脚踩地,堂堂正正……”这也是夏远内心的真实写照,前世有很多更快的“捷径”出现在他眼前,他没有沉沦下去,抵制住了诱惑,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受到了老夏同志的熏陶。

    听到儿子这话,夏志刚先是一愣,而后满怀欣慰,虽然他觉得夏远今晚很可能是抽风,或是别有所图才说出这番漂亮话,但糖衣炮弹谁不爱啊。

    夏志刚更是联想到了自己目前的境地,说实话,在去高源县调查之前他还是抱着雄心壮志的,特别是在目睹了【X—38】县道现况后。

    然而随着他几番走访调查,深入了解后,夏志刚心态就变了,再加上见到邵志明的现状之后,夏志刚有些犹豫了,他迟疑了。

    而此刻夏远的这番话却好似一道光,照射到被迷雾淹没的老夏同志身上。

    就像儿子说的那样,做人要头顶天,脚踩地,堂堂正正,不负初心。

    正所谓,在其位,谋其政。夏志刚如醍醐灌顶,这一刻坚定了要彻查到底的决心。

    眼见老夏同志眼神的变化,夏远不留痕迹地挑了挑眉,继而将杯中的茅台佳酿一饮而尽。

    接着夏远又敬了刘女士一杯,刘女士头脑清醒着呢,不吃他这套蜜糖打法,夏远只得作罢。

    扶着醉酒的老同志回房时,老同志迷迷糊糊间说了些胡话,敏锐的夏远捕捉到了一些关键词,如:

    “贺政国”,“景宏地产”。

    贺政国是谁夏远知道,景宏地产他却不太清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