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锋芒与变故(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下午三点,夏远和赵思璐回了家。

    “外公!夏远来啦!”赵思璐站在楼梯口往上喊。

    “是吗?让他上来吧!”黄庭鹤就站在书房窗边,实际上他是看着俩人回到小区的。

    “你上去吧,外公这时候应该在书房。”赵思璐看着夏远道。

    “嗯。”夏远点头,而后深呼吸一口气,一步一步,脚步沉稳,缓缓上楼,像是整装出发的战士,而书房就是战场。

    二楼门都关着,只有一间半开着,显然那就是书房。

    夏远推门进去时,黄老爷子正附身桌前奋笔疾书,夏远一眼就看出老爷子的书法造诣很深,他远远不及。

    “爷爷。”

    面对夏远的打招呼,黄老爷子没有任何回应,也没有抬起头看他一眼,好似没听到一样,依旧在挥洒着书法。

    夏远也只好以不变应万变,暂时还没摸清黄老爷子叫他来的目的。

    “来啦?”两分钟后,老爷子这才抬起头来看他,浑浊老眼中闪过一丝赞赏,夏远没有别的同龄人一样的毛躁,能沉得住气,这让他很满意。

    “如何?你喜欢哪句?”黄老爷子放下笔,问话的同时端起一旁的清茶。

    纸上写着三段诗词: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第一句出自宋代晏殊的《蝶恋花》。

    第二句出自宋代柳永的《凤栖梧》。

    第三句出自宋代辛弃疾《青玉案》。

    这三句诗词所表达的境界各不相同,黄老爷子也并不是有心难为他,这是王国维所著《人间词话》中的三大境界,相信很多人都知道。

    夏远更确信了黄老爷子的想法,所以想了想指着第二句道:“爷爷,我喜欢第二句。”

    “很好,很好,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不错不错,”黄老爷子连连点头,忽而又问道:“你喜欢练字吗?”

    “一直有在练。”这点倒是不会吹嘘自己的,前世他一直有练字的习惯。

    “那好,你来试试!”黄老爷子放下茶杯,给他换了纸,“随意点,想着什么就写什么。”

    夏远沉吟片刻,提起笔,唰唰唰就在纸上留下了三个大字。

    黄老爷子以手扶须,咀嚼着纸上的【知余味】三个字,而后颇为意外地看了眼夏远,没说话。

    都说字如其人,书法最能体现一个人的涵养,修为与城府。

    夏远故意卖个破绽,加之一时兴起,提笔就洋洋洒洒留下了锋芒毕露的三个字,对于老爷子,他不需要藏拙太多。

    这三个字既完美把他不同于同龄人的心态表露出来又呼应了前面三句诗词,黄老爷子自然明白了很多,只不过他却没点破。

    “马上就高考了,小远你怎么打算?”黄庭鹤走到窗前看着窗外,只字不提之前的事,转而关心起了夏远学习的的事。

    说到这儿夏远就有些头疼了,皱眉道:“还没想好。”这时他才是一副少年人该有的烦恼模样。

    黄庭鹤没多问,点点头,“你爸前两天来过,我和他谈了谈你的事,你对建筑学有兴趣吗?”

    夏远神色一凝,沉思片刻苦笑道:“我不想骗您,我没这个天分。”算是婉拒,但也给老爷子留足了面子,夏远以为老爷子是想领他进门。

    谁知黄庭鹤却表现平静,反而露出点点笑容,“没天分确实是个问题,那你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