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0995章 泄归泥(1/5)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在几名亲卫的护送下,泄归泥一行十来人,也不知跑了多久,直到人马俱疲,这才停下来喘口气。
    此时正值天气最热的时候,泄归泥一行人跑了半天,又渴又累。
    偏偏他又都是匆忙逃出来的,没一人身上带有吃食。
    无奈之下,泄归泥只得让人到附近看看,有没有水源。
    就在这时,只听得身后传来了“哒哒哒”的马蹄声。
    泄归泥已是惊弓之鸟,当下吓得就欲翻身上马。
    “大人,不是追兵,只有一个人。”
    亲卫百忙中,回头看了一眼,连忙提醒道。
    泄归泥闻言,回头一看,果见是后方是一人一骑追了上来。
    说是追似乎也不对。
    那一骑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看样子是打算绕过泄归泥一行人。
    但马上的骑士扭头看了一眼泄归泥等人,忽然“咦”了一声,这才又绕了回来。
    那人拉紧了马绳,碗大的马蹄重重地踏在草地上,溅起泥土。
    虽然是在逃亡中,但眼前这一人一马的动作,仍是让泄归泥下意识地惊叹一声:
    “好神俊的马儿!”
    然后这才抬头看去,不是商队的管事是谁?
    管事一边说着,一边翻身下马,当他的目光扫过泄归泥身边的人时,眼中露出了然之色:
    “泄归泥首领,怎么是你?”
    泄归泥同样也看清了来人,不是商队管事是谁?
    看到对方是孤身一人,他虽略松了一口气,但仍是警惕地反问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
    不提这话还好,一提这话,商队管事竟是被触动了心里的悲伤事。
    他悲怆地叹了一口气:
    “这都是命啊,我千辛万苦从阴山赶到平城,没想到还是没有逃过兵乱这一劫。”
    “我的货啊,全部丢在了平城!”管事开始抹起泪来,“来时那么多人,现在就我一个人逃了出来。”
    “回去我怎么交代啊,我这是作了什么孽哟……”
    管事越说越是伤心,最后竟是不管仪态,竟是捶胸大哭起来。
    泄归泥被不明不白地出逃平城,心里本就一股子邪火没处发。
    此时再看到管事这般模样,心里大是不耐,喝道:
    “别嚎了!”
    管事被这么一喝,吓得连忙闭上了嘴。
    泄归泥看了看管事身边那匹神俊的马匹,心道这个家伙与那妇人强不了多少,遇到事情只会哭,如此好马,落到他手时,却是可惜了。
    草原上的人都喜欢马,特别是遇到好马,更是视若性命。
    泄归泥此时一心想要早点赶到雁门塞,若是有了这等好马,那不是事半功倍?
    管事也是个眉眼通透的人物,看到泄归泥的神色,似乎知道自己的处境有些不妙,连忙没话找话:
    “泄归泥首领这是打算去雁门塞?”
    泄归泥吃了一惊:“你如何知道?”
    管事干笑一声:
    “不瞒首领,我也是打算去雁门塞,然后从那里去太原。以前过来贩卖货物的时候,我与太原的刘家打过交道,所以有些交情。”
    “这一次,就是想去投靠刘家,等过了这一阵兵乱,再想办法从河东去关中,从关中回凉州,那就方便多了。”
    太原刘家?
    泄归泥没啥印象,毕竟太原那边,全是匈奴人。
    五部匈奴的部帅,每个都姓刘。
    连匈奴人都姓刘,可想而知,太原有多少姓刘的人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